首届“上海·中国音乐文化非遗日”举行,江南传统音乐与世界对话

编辑:小豹子/2018-10-02 16:22

  5月31日,首届“上海·中国音乐文化非遗日”展演在沪举行。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心策划了两场精彩的演出,一场聚焦江南传统音乐,一场汇聚世界非遗经典。

  ?

  一大早,朱家角古镇细雨濛濛,古老的珠玑阁内传出江南曲调,“江南传统音乐非遗经典传承展演”开始了:青浦田歌、崇明山歌、苏州弹词、明清小曲、苏北民歌,还有古琴和江南丝竹演奏。演奏者们几乎都是江南非遗音乐的传承人,他们的表演呈现出江南音乐的深厚传统与多元魅力。

  ?

  上海长桥申韵丝竹乐团演绎江南丝竹《行街》

  ?

  演出现场没有人用扩音设备,只是近距离的浅唱低吟,格外亲切。100来位观众里有20几来自中东欧16国的作曲家,他们此次中国采风的第一站就选择了这里。江南古镇之美、江南音乐之美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

  下午,第二场演出“世界传统音乐非遗经典传承展演”从朱家角转场至上海音乐学院。学术厅座位不够,走廊里站满了翘首以盼的观众。来自中国、阿根廷、韩国、蒙古国、日本、加纳六国的传统音乐演奏家们一一登场,带来当地最原生态的传统音乐。许多音乐人都是首次来中国演出,他们的表演中有很多即兴的成分,不断给观众带来惊喜。

  ?

  泗泾十锦古乐社首先登场,带来《十锦细锣鼓》,他们中年纪最大的表演者已经80多岁。能够演到专业音乐院校,与世界各地来的音乐家同台演出,让泗泾十锦古乐社的成员们感到非常兴奋。

  ?

  来自阿根廷的探戈音乐家、作曲家丹尼尔·鲁杰罗带来了班多钮手风琴独奏。班多钮极具南美风情,被誉为“探戈音乐的灵魂”。来自韩国的演奏家郭修银穿着传统韩国服饰出场,席地而坐,用韩国传统器乐伽倻琴演奏起《散调》,打击乐演奏家高卿华为她伴奏。蒙古国音乐家奥特根呼带来的呼麦粗犷豪放,日本音乐家照喜名朝国带来的琉球古典音乐神秘悠扬,加纳音乐人萨缪尔带来的西非鼓乐热情洋溢。

  ?

  戴晓莲演奏古琴曲《醉渔唱晚》

  ?

  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心去年10月成立,下属于贺绿汀中国音乐高等研究院,致力于非遗音乐的保护和研究。中国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心主任郭树荟教授说: “我们希望通过‘上海·中国音乐文化非遗日’的举办,加强对江南音乐的保护研究,推动江南传统音乐与世界的对话,为中国与世界非遗音乐文化的交流、合作搭建桥梁与窗口。”

  为弘扬红色收藏文化,上海首届红藏博览会5月31日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开幕,由11位藏家提供的500件红色文献和实物同时亮相市工人文化宫,直观反映红色上海的革命历程和历史风貌。

  ?

  1949年5月27日上海和平解放,为了实现这一胜利目标和向新中国平稳过渡,除了人民解放军的努力外,还有来自本市工人阶级的重要力量。在展厅入口处,是一面鲜红的上海市工人纠察队队旗,他们在配合大军解放上海、维持社会秩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市收藏协会会员郭乃兴介绍,展览中还有他收藏的上海人民保安队、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务局救护组、上海市人民防护队的袖章等,这些组织和工人纠察队一起,在保护工厂资产、维持社会治安方面,为上海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上海解放前夕,中共中央华东局组织接管人员,在江苏丹阳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重点进行纪律教育和整顿,筹备接管机构,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展览的藏品中,还有由当年华东军区司令部、三野前委先后印发的《刘少奇同志信》《入城纪律》《卫戍不对在执行职务时处理外侨问题守则》等袖珍本文件,即接管上海时分发给官兵的文件。正是有了这些重要准备,上海解放当日,极为疲惫的解放军官兵不入民宅、夜宿街头,用严明的纪律为上海市民送上一份厚重的“见面礼”。

  

  

  上海解放后,由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陈毅担任委员会主任。在展览中可见当时的委员会通令,安排各项具体接管事宜。一本1949年4月出版的《上海概括》则记录了当时上海的具体情形,便于工作中有的放矢,封面上的“非卖品”表明这是仅发行于内部的资料。两枚手写的人民解放军先遣队联合办事处臂章和华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皖南行政公署驻沪联合办事处袖章被郭乃兴称作自己的两件“镇馆之宝”:“袖章在当时有标明我方身份的重要作用,由于当时各方人员混杂,甚至有只认‘牌子’不认人的情况。解放军进驻上海后,这样的袖章来不及做,就直接扯块白布来轮流手写,再印上人民解放军先遣队的公章,这也是特定时期的特定产物。”

  

  此次展览中还有大量上海解放初期的报刊、宣传画,以及和人民军队荣誉相关的文献和实物等。许多奖状、文件、证书都是民间红色收藏爱好者从地摊上一点点淘来的,他们通过自己的研究和收藏“慧眼”发现了这些看似不起眼、甚至被人随手丢弃的“废纸”背后的历史文化价值,保存了上海的一个个红色故事。

  

  上海首届红藏博览会还包括收藏交流活动、“红色文化、海派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与收藏的关系”高峰论坛等。展览至6月10日结束。

  6月1日,上海儿童艺术剧场迎来5周年生日。6月1日至6月3日,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民族歌舞系列《宝贝爱中华》为压轴节目,连同趣味音乐会《异想天开的音乐家》和街头戏剧《长颈鹿,等等我呀》,将在儿艺剧场接连登台。

  ?

  3月,第一季的《宝贝爱中华》蒙古族歌舞专场大受观众好评。半开放的蒙古包“穿越”到剧场大厅里,让小观众们通过亲身体验认识马背上的民族——蒙古族。品尝到香甜的奶茶、欣赏到悠扬的马头琴声,观众仿佛置身于辽阔的蒙古大草原。这一次,《宝贝爱中华》第二季带观众飞向祖国的吉林省东部,走近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长颈鹿,等等我呀》

  吉林省延边歌舞团的演员们专程从吉林省飞到上海,带来朝鲜族经典《牙拍舞》《长鼓舞》等。节目单中还加入许多脍炙人口的朝鲜族歌曲,比如家喻户晓的《阿里郎》,它曾被改编成各种版本,而这次在儿艺剧场,孩子们听到的将是来自延边的朝鲜语版本《阿里郎》。真实的延边朝鲜族生活场景也被搬到剧场里。提前来到现场的观众可以亲身体验到当地“接地气”的游戏:秋千和翘翘板,亲身甩一甩朝鲜族舞蹈的重要道具“象帽”,拍一拍朝鲜族人民欢快时就爱拍响的长鼓,并在开场前听一场关于我国朝鲜族民俗文化的导赏。

  ?

  在剧场大厅,一整个延边朝鲜族民居“搬”了进来。1:1搭建的开放式朝鲜族传统民居,让孩子们走进剧场,仿佛来到长白山脚下的延边自治州,不仅能看到朝鲜族人民现场制作打糕、泡菜,更有长白山脚下的梅花鹿、小松鼠——不过,这是来自上海自然博物馆的标本。打糕和泡菜,都是朝鲜族人民的日常重要食物,据悉,此次在现场展示制作的食物,原材料均是延边歌舞团从当地运到上海,为的是给孩子们带来最地道的滋味。

  

  吉林省延边歌舞团

  除了大型民族文化歌舞演出之外,在这个“六一”档,还有两部脑洞大开的西班牙合家欢演出在儿艺剧场上演。趣味音乐会《异想天开的音乐家》,为小观众们献上妙趣横生的演奏。音乐家发挥出大师级的想象力,用水罐制造音乐,用梯子、栅栏来演奏乐曲,还用上砖块、拐杖、椅子、扫帚等人们怎么也想不到的乐器。音符汇聚成乐章,形成蓝调、爵士、流行、即兴演奏等多种曲风。孩子们在观看演出时惊讶不已,原来日常生活中可能被忽视的平凡物件,统统都可以变成美妙的乐器。

  ?

  街头戏剧《长颈鹿,等等我呀》突破舞台界限,将演出搬到了户外广场。三只“长颈鹿”在2017年已光临过“大鲸鱼”,成为家庭观众们喜爱的明星,今年,它们又将到来,在户外广场上慢悠悠的散步,配合着音乐调皮地与路人做游戏。因为这三只“长颈鹿”太过高大逼真,甚至让人忘了它们也是真人扮演。

  

  吉林省延边歌舞团

  六一儿童节为暑期活动提前预热。翻开日历,今年6—8月档期依然精彩纷呈。6月装置剧《睡~睡~睡~睡不着》为小宝宝们讲述黑夜与光的故事,7月丹麦木偶剧《Hello!外星人》、卡通人偶音乐剧《爱探险的朵拉-玩具迷城》和绘本剧《晚安,月亮》,将书中和电视里的卡通画面搬上舞台,在剧场里为大朋友和小朋友一起讲故事。8月,意大利形体剧《喵~喵~喵~去找猫!》、大型现场秀《恐龙动物园》和水剧场《看一看,水里有什么?》将带孩子邂逅别具一格的美妙世界。来自美国旧金山湾区的音乐剧夏令营、大鲸鱼交响乐团夏令营,将从音乐、表演、演讲、舞蹈等多方面让孩子们亲身体验舞台艺术的魅力。

  小区花园里,一对祖孙在对话:

  爷爷:囡囡!马上要到儿童节了,侬想吃点啥,跟爷爷讲,爷爷帮侬去买!

  小女孩:有啥物事好吃呀?

  爷爷:到超市里去,随便侬拣!

  小女孩(不屑地):勿去,超市里呒啥好吃咯物事!

  爷爷:超市里厢介许多物事,还呒啥好吃咯?阿拉小辰光是想吃也吃不到咯!

  小女孩:倷小辰光侪是馋痨胚!

  爷爷:哈哈!阿拉小辰光侪是馋痨胚……

  ?

  “阿拉小辰光都是馋痨胚!”祖孙俩的对话,一下子让我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小辰光。

  ?

  平心而论,我们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上海城市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与成长在战乱不断的父母一代人相比,童年生活相对还是比较安定的。但是,刚成立的新中国还“一穷二白”,物资比较匮乏,刚“翻身”的劳动人民经济还拮据,平时的一日三餐,饭基本可以吃饱,菜就不太讲究了,至于还想吃到零食点心,就算比较奢侈的愿望了。

  记得在我学龄前,父母上班后会把我们兄妹三人关在房间里自己玩。父亲上早班,下午三点多下班回来,一般会带回一只大饼或一只“老虎脚爪”,那是给幼小妹妹的点心,我们两个大的是没有份的。看着小妹妹啃吃的样子,我们馋得直咽口水。好在小妹妹并不吝啬,平时也喜欢我们陪着她玩,只要我们问她讨要,“拨我吃点”,她也会大方地掰下一块,给我们“煞煞馋”……

  ?

  

  “老虎脚爪”是一种上海传统小吃

  其实,当年虽然生活艰苦点,但也不是一点好吃的东西都没有。穿街走巷卖零食的小贩还是不少的。春天卖糖粥捏棒头糖人的,夏天卖赤豆棒冰黄金瓜的,秋天卖烘山芋糖葫芦的,冬天卖棉花糖麻油馓子的……他们经常用好听的叫卖声刺激我们的“馋痨”神经。家斜对面的烟纸店里,各种小零食也是蛮丰富的。斜放在柜台木架上的圆口方瓶里,五颜六色的弹子糖、深褐色的盐金枣和拷扁橄榄、花花绿绿糖纸头包着的水果糖,对我们有着很大的诱惑。“三年困难时期”后期,紧靠民办小学的两户邻居家,没有工作的两位家庭主妇先后摆出了零食小摊,放在家门口小方桌上的小零食,只要花一分钱就可以买一包“大西米”、两分钱就可以买一支棒头糖……再走远点,沪太路口大统路上的南货店,好吃的零食就更多了,印象比较深的是各种饼干,造型各异的儿童玩具饼干、桃酥饼、小切酥和各种糕点、面包等,还有散装的蜜枣、柿饼……特别钟情于五分钱一包的开口松子,用薄牛皮纸包成三角包的那种,放在衣袋里剥剥吃吃,可吃好长一段时间。

  好吃的东西有,只是我们囊中羞涩,看着各种好吃的零食只有咽口水的份。难得父母高兴,有时也会买些小零食犒赏我们。当然,懂事的我们一般不会缠着父母要买零食吃,也不太好意思要钱买这买那。

  ?

  稍微长大点后,尤其是上学后,有了自主意识,就会动脑筋想办法弄吃的了。

  ?

  秋天,山芋上市,这种当年一斤粮票可以买六七斤的粗粮,一般家里都会买一些。早上生好煤炉后,我们会挑一两个小山芋,塞进炉膛里,中午放学回来再将山芋翻个身,到下午做完饭前,山芋就烘熟了。吃着香喷喷甜糯糯的烘山芋,别提有多开心了。当然也有“搭浆”的时候,山芋挑得过大,或炉膛火不太旺,烘出了“夹生”山芋,或外熟内生、或一半生一半熟,虽不好吃,但也舍不得扔掉,或将熟的部分吃了,或把半生不熟的勉强咽下去……

  ?

  

  街巷和弄口卖烘山芋,曾经是常见的一道风景

  ?

  有好几年,计划供应的口粮要按比例搭售面粉,家里的这些面粉,除了擀面条、做面疙瘩当主食外,我们也会动脑筋弄了吃。如将面粉调成糊状加葱,在铁锅内倒入食油摊面饼吃。我还特爱将面糊放在油锅内氽至金黄色,感觉比摊出来的面饼好吃,只是父母知道后,会说这样太浪费油,难板可以,经常这样,计划供应的炒菜油就不够吃了。有时,我们还会自说自话地做炒麦粉吃,将面粉直接放铁锅内不停翻炒,直到炒出焦香味来,炒熟的面粉拌些白砂糖,干吃也可以,就是要注意防呛,用开水冲泡会涨开来,调成糊状更好吃。这种炒麦粉,后来也成为我们下乡学农、“拉练”时的必带食品之一。

  ?

  还有就是爆炒米花,街头巷尾只要有“嘭——啪——”的声响传来,总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有时,我们会悄悄来到爆米机前,问忙着拉风箱转铁葫芦的摊主要一个铁罐,回家在米缸里舀一罐米,再翻出平时积攒的一毛钱零用钱,去摊前排队等候。当时“爆一响”炒米花七分钱,还有三分钱用来买糖精片,当轮到自己时,看着大米倒进铁葫芦内,在熊熊炉火中不断转动,也是蛮好玩的。不一会儿,当小贩发出一声“好了”并拎起铁葫芦放进麻袋里,一声炸响,白花花的炒米花就从铁葫芦泄进了麻袋里,来时的一小罐米,体积膨胀成了一大堆米花,需用竹篮或米袋装取(当时有人曾就此自嘲爆米机是“粮食扩大机”,解决了我国人民的吃饭问题)。捧着一大堆香甜的爆米花,我们是真的很开心,一把一把往嘴里塞炒米花的感觉不要太好哦!

  ?

  小辰光因为馋,偷吃家长收藏的食品也是经常听到的新闻。邻居小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平时父母兄姐比较宠她,家里有好吃的大家也尽量让着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调皮的她还是嘴馋。有一次,她偶然发现母亲藏在床底下的铁皮罐子里,有准备过年拿出来“撑台面”的桃酥饼干。熬不住“馋虫”闹心,她每天偷偷钻到床下拿个两三块解馋。等到过年时,母亲想拿出桃酥饼干招待客人时,只剩一只空罐头了。知道是宝贝女儿“作案”后,只能无奈作罢。同学阿金,爷爷买的零食糕点,稍不留意,就被他偷偷吃了,气得爷爷无话可说……

  ?

  小辰光的馋,也与饿有关。早上吃两碗泡饭上学,“卡路里”肯定不够,上完三节课,大约十点半左右,肚子就会“咕咕”叫了。熬到十一点一刻下课铃响,大家都会急着往家跑,饿的时候,什么都是好吃的。经常有饥俄感,怎么会不馋呢?

  ?

  几十年过去了,人们无须再为吃饱饭而操心,不再为想吃什么而吃不到而“馋痨”了。现在的小朋友,吃的东西应有尽有,很少有饥饿感,当然就不大会馋了,这才有了小女孩面对爷爷买好吃的提议不屑一顾的“表情包”。可以说,吃,现在已不是问题。当然,这与现今社会“吃货”增多,“网红”食品排长队购买的现象不是一个层凤凰彩票官网(fh03.cc)面的话题。现在吃货们的“馋痨”,与我们小辰光的“馋痨”比,可是另一个层次的“馋痨”了!

  统计显示,6月1—3日,全国至少有超过490个场次亲子类项目上演,其中华东地区156场,位居各地区首位。一片热闹的亲子演出市场,5月30日迎来“大明星”小猪佩奇。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大麦与乐童文化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办战略合作发布会,宣布就《小猪佩奇》中文版舞台剧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启动全国巡演。

  

  社会人“小猪佩奇”今年突然成了网红,其实它在孩子们心目中早已鼎鼎大名。它最早源于英国动画片《小猪佩奇》,又名《粉红猪小妹》(英文名《Peppa Pig》),自2004年在英国FIVE和NICKJR.电视台播出后,随即在超过180个国家的电视频道相继播放,受到世界各国儿童热捧。该动画片以每集5分钟的故事呈现小猪佩奇一家单纯、有趣的日常生活。一股粉红猪风潮迅速席卷全球。除了高收视率,《小猪佩奇》动画片还获得2005年法国Annecy国际动画展Cristal奖“最佳电视制作”、意大利CartoonsontheBay动画展Pulcinella奖“最佳幼儿影集”、“年度最佳欧洲节目”、第58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等多项奖项。2015年8月,央视慧眼独具,率先引进《小猪佩奇》,其后在优酷等互联网平台播出,一年时间播放量就超过了100亿次。仅在优酷,《小猪佩奇》每天浏览量都在600万次以上。

  ?

  前有《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巴巴拉小魔仙》等儿童节目大IP,《小猪佩奇》凭借什么在短短时间内在中国儿童市场冲出重围,异军突起?专家分析,孩子的遥控器其实掌握在家长手里。《小猪佩奇》所凤凰彩票网(fh643.com)面向的家长是80后、90后的年轻群体,这个群体对于如何经营家庭,如何成为称职的家长,如何教育孩子,如何处理夫妻关系等家庭问题充满了疑惑。《小猪佩奇》正好提供了一种广泛认同的家庭生活方式:温和的妈妈、宽厚的爸爸、相爱的父母,以及一家人在日常小事中的点滴互动。

  ?

  《小猪佩奇》制作人Phil Davies表示,该剧创作灵感源于他自己的家庭生活,甚至是童年经历,所以故事情节很容易让所有人产生共鸣。佩奇是一只5岁的可爱小粉红猪,她与弟弟乔治、爸爸、妈妈快乐地住在一起。佩奇最喜欢做的事情是玩游戏;她和每个小女孩一样,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虽然是个粉粉的“小公举”,但她最爱的却是踩泥坑!除了这些,她还喜欢到处探险,有时会遇到一些小状况,但总可以化险为夷,给大家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佩奇和她的弟弟乔治,就和每个“二胎家庭”的一天一模一样,有吵有闹,会竞争,也会互相关爱。

  

  受儿童热捧之余,今年小猪佩奇得益于网络话题升级为“社会人”,这只粉色的萌萌小猪粉丝覆盖年龄段,以超乎想象速度发展,从小孩到成年人都被“圈粉”,佩奇手表、佩奇书包、佩奇玩偶等应运而生,堪比老一代卡通偶像唐老鸭、米老鼠。小猪佩奇系列表情包下载量超过2.4千万次。

  ?

  儿童剧《小猪佩奇》选定兰心大戏院为全国巡演首站,汇集英国、新加坡等地创作人才和资源,融合与动画片契合的情景复现。小猪佩奇用欢快自豪的语气介绍家人,“我爸爸是世界上很棒的爸爸。他有一份非常严肃的工作,但是他陪我们玩的时候一点也不严肃……”紧张刺激的冒险旅程,轻松有趣的故事情节,儿童剧打破时间、空间和次元的限凤凰彩票官网(fh03.cc)制,让屏幕中的小猪佩奇一家活起来。

  ?

  未来半年,《小猪佩奇》中文版舞台剧将在北京、上海、青岛、沈阳、南京、杭州等13个城市巡演。大麦尝试探索儿童剧与公益结合的创新模式,通过捐赠公益票形式,帮助更多热爱戏剧艺术和现场演出的孩子们走进剧场,呼吁更多人关注戏剧教育,关注青少年儿童的艺术培养,传递爱与公益正能量。